logo
返回

南充果城里革命根据地反围剿纪实

  ·果城里革命根据地反围剿纪实请摘一朵白蔷薇租房之乐不胜枚举水牯牛的悲哀李铁庄舞狮庆新春奉献爱心其实很简单优秀传统文化思想价值的挖掘和阐发一张车票彰显城市爱心“污染跑”凸显对公众健康权益的漠视规范幼儿园不仅需要一个收费标准中小学13日起放假刘家朋视力无大碍春节将至大冶“用工荒”凸显新买的热水袋爆裂一女士被“温暖”烫伤578元羽绒服穿3天就开线万只“订单肉鸭”突然死亡该谁买单劲牌科研项目获省自然科学基金支持大冶去年免税和退税1.24亿元市长杨晓波所作《政府工作报告》中的大冶元素大冶申请惠民政策者寥寥

  1927年-1937年的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中国领导的中国工农红军在湘鄂赣边区创建了以大冶果城里地区为中心的鄂东南革命根据地,并深入开展土地革命,以游击战为主,先后多次粉碎军队的“进剿”、“会剿”、“围剿”,同进犯的敌人进行着艰苦卓绝的斗争。但同时,在敌人的残酷下,革命根据地也遭受了重创,当地人民群众做出了鲜为人知的重大牺牲,一些被洗劫和焚烧的村庄,多年以后都难以恢复,至今都是“无人区”。

  果城里地处幕阜山脉大冶境内的崇山峻岭之中,这里东接阳新,南连通山,西达咸宁,北通鄂城,四周悬崖峭壁,沟壑纵横,山高林密,地势险要,堪称“世外桃源”。

  这里距大冶城区20余公里,20世纪初期,是反动派统治比较薄弱的地方。1927年春起,人先后有段华峰、万云山、万松涛、黄金山、饶惠潭、彭德怀等在刘仁八镇的金柯、郑家沟、孟家山等地发动群众闹革命,号召穷苦人民团结起来,打倒土豪劣绅,推翻旧世界,动员青壮年参加农会、红军和赤卫队。

  果城里地区贫富悬殊,阶级矛盾尖锐,农动风起云涌,反压迫、反剥削、抗租、抗债、争取平等自由的革命高潮此起彼伏。乡亲们认定了只有跟定,才能推翻旧世界。

  1929年,彭德怀率领的红五纵队驻扎到果城里地区的纪华明,领导穷人闹革命,后来发展到整个汀桥乡,从毛铺的新屋自然村起,以上为“红区”,以下为“国统”区。(注:当时汀桥乡又叫马迹乡、马桥乡、和济乡、光伦乡)

  当时,山头上各村子都驻扎有红军,司令部就扎在纪华明庄。到了1930年,领导的革命热潮更是红火,那时的村庄到处红旗招展,歌声、口号声不断,每次开大会,都要组织,斗地主,分田地,穷人翻身扬眉吐气,刘仁八的大地主都吓得跑到汉口不敢回来。

  下纪村村民年过九旬的老人吴晚芝回忆说,当时村村红旗飘扬,歌声嘹亮,墙壁刷满了标语:打到武汉去!打到广州去!武装暴动起来!打倒土豪劣绅!拥护苏维埃政府!当兵就要当红军等。

  金柯作为当时湘鄂赣边区政府、鄂东南道委、苏维埃政府、中共大冶中心县委、大、阳、鄂三县苏维埃政府的驻地,红十二军、红十六军、红三师、红七团和红军游击队先后在此驻扎和建立革命根据地,中共县委的手枪队也进驻了金柯。光是金柯一个村,就组建起了一支100多人的赤卫队,“南山政府金柯国,饶胡两县管三县”,说的就是当时的现状。

  1930年6月下旬,彭德怀率领的队伍离开了刘仁八,留下红八军两个营及部份伤病员隐驻在郑家沟、金柯、孟家山等南山一带坚持打游击。

  1930年农历十一月初一,军队开始了第一次围剿果城里苏区。的79师和大冶、鄂城的六里局民团,分别包围了乐信、打石洪、邹华国、吴龙畈、杨渠这几个山村。

  军队从吴龙畈开始,一路烧杀抢夺,无恶不作。的兵和六里局民团将乐信村团团围住,村子各出口处都架了机关枪,先是机枪扫射,后是进村捉人,见一个杀一个,连怀里抱的小孩也不放过,其境况惨不忍睹。

  员邹华国村苏维埃主席邹立汉为掩护村民和上级机关撤离,被六里局民团捉住,反动派用尽酷刑,逼其招出湘鄂赣边区政府、鄂东南苏维埃政府和大冶中心县委、红军机关的下落,邹立汉宁死不招。最后,六里局民团将其捆住,放在大缸里,上盖筛子,用开水淋泡,逼其招供,邹立汉强忍剧痛,视死如归在缸内高喊:万岁!红军万岁!并唱起国际歌反动派边淋开水边恶狠狠地说:“叫你万岁,叫你起来!”邹立汉坚贞不屈,直至活活泡死在缸里。

  1933年11月上旬,反动派对苏区进行第五次“围剿”,调动阳新、大冶、殷祖、鄂城金牛等地的官兵,合围果城里,口号是“杀光、烧光、抢光”。

  为掩护群众和党政机关、红军伤病员转移,红军的一个号兵和几名战士奉命隐进郑家沟村背后的山里南(山地名),待阳新、殷祖来敌进入山口时,吹起冲锋号,同时点燃了放在洋铁桶里的鞭炮,隐藏在各山沟、石缝、山洞里的村民配合号兵“冲呀”呐喊助威。来敌不知是计,以为对面山头的来敌是红军主力,向他们发起攻击,而对面山头从金牛来的白军和六里局民团也认为对方是红军主力,未辨虚实,南充在线也仓促还击,互相发生激烈的枪战。双方在混战中,死伤了好几十人,后来才搞清楚是自己打自己。

  中计的反动军队恼羞成怒,组织匪兵和民团满山搜捕,见人就杀,见屋就烧,见洞就熏,见跑的用枪打,反抗的用刀杀,整个村子鸡飞狗跳乱成一锅粥。六里局民团说:下邓是个“匪窝”,长期“屯匪”,男女老少都受“赤化”,乱杀都有理。当时,夏斗寅的兵守在外围,各出口都架有机关枪,六里局民团进村杀人放火抢东西。100多栋房子烧了七天七夜,片瓦无存,凡是跟、红军有一点牵连的村民,都被捉去杀了,在下邓村就地杀死的有50多人,其余的捉到栗家山、榨铺港等地杀的有100多人。侥幸逃脱的村民无家可归,四处流浪。

  “的兵真狠啊,连摇箩窝里的细伢(小孩)也不放过。乐家沟、毕家沟、纪华明、孟家山四个村子全部烧光,被杀害的人不计其数。”据吴晚芝老人回忆说,当时,国军新七旅和大、阳、鄂三县的六里局民团“围剿”孟家山地区,说孟家山是“屯匪”的“匪窝”,村民都被赤化了,要“斩草除根”。乡亲们四散逃命,连收尸的人都没有了,所见之处尸横遍野,山沟里流趟的都是鲜红的血水。四个村子惨遭灭门之祸,直到现在,孟家山成了“无人区”,记者翻山越岭来到该地区,只见仅存的断恒残壁已被深深的竹木、柴草、荆棘所覆盖。

  据不完全统计:土地革命时期,军队在对果城里地区进行围剿的过程中,共杀绝332户,杀害村民2110人,共有959户房屋被毁。侥幸逃脱的村民无家可归,四处流浪,直到解放后,逃到远地的村民才陆续回村搭棚安居。如今这里人迹罕至,再也看不到“世外桃源”的气息,只有那凌乱破败的瓦砾、在诉说着历史的沧桑。

  80多年的风雨历程,80多年的沧桑变迁,历史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回忆起那段惨痛的历史,老泪纵横的吴晚芝老人说:“每每想起来那些死去的父老乡亲,就会像放电影一样的,呈现在我的眼前。没有经历过那场浩劫的人,是无法理解那种刻骨铭心的痛楚和恐惧的。”

  记者在采访过程中,有时候为了找到一位了解当时情况的老人,得挨家挨户去问,有的老人前段时间接受采访,过段时间就去世了。用吴晚芝老人的话说,知道这段历史的人越来越少了

  ·医疗“VIP”有挤占公共服务资[]·契合意愿农民就会支持[]·学校门前要安全[邵中南]·城镇人口超农村贵在名副其实[张永琪][

  ·他们与我擦肩之二[时间的灰]·他们与我擦肩之一[时间的灰]·清晨有一道爱的风景[郭领军]·红颜倾国[汪翔][东楚网刊]

  [新闻专题]·喜迎党代会·深入贯彻落实十七届六·走基层、转作风、改文·聚焦“大城管”·大冶城乡一体化·黄石十大美景评选·学习讲话精神·建设诚信黄石·迎接建党90周年·实施“三大战略”推[常用查询]

  主 管:中共黄石市委宣传部 黄石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主 办:黄石日报传媒集团

      摩杰,摩杰平台,摩杰注册,摩杰注册登录